《岁月的童话》的观后感

岁月的童话的观后感

好不容易央求爸爸买了一个菠萝,摆在全家面前,却没有人知道怎么吃。第二天,姐姐回家兴奋的宣布她知道怎么切菠萝:先切掉菠萝的叶,剖开成两半,皮,切块,入盘。全家人坐齐,陆续把菠萝肉放入口中。姐姐们的脸由兴奋变为失落:原来菠萝并不如想象中美味。

班级棒球赛后,喜欢妙子的男生在夕阳下的胡同里追上她,站在她面前,羞涩的问:雨天、阴天和晴天,你更喜欢哪一种天?妙子愣住,沉默了几秒,答:阴天。男生无比雀跃:啊!我也是耶!随后兴奋的跑开,消失在巷尾。回家的妙子(以及回忆起这一幕的年长的妙子)开心的在床上翻滚。

老师教全班女生什么事生理期。在一个男生集体好色的年龄,他们掀女生裙子,嘲笑因生理期不能上体育课的女生的月经会传染。

妙子想要弥惠姐的黑色亮皮背包。饭桌上和姐姐拌嘴赌气说不要了。晚上全家人要一起吃中华料理前,她坚持要她之前宣称不要的亮皮包。舍不得包得弥惠在母亲的催促下楼上取下包包扔给她。妙子任性起来,说不吃料理了。已出门的爸爸进屋问她怎么不。她坚持:就是不。爸爸在门口停了一小会儿,妙子没有正视他,心里希望爸爸过来哄哄她。哪知道再一抬头的时候,爸爸已经关门走了。妙子这才惊觉不妙,她追出门:我也要!爸爸转头,生气了:“怎么这么任性?”接下来,她听到响亮的一巴掌。妙子大哭,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挨打呢?

妙子的分数除法100分中只得了25分。姐姐教她:第二个分数分母分子颠倒相乘不就好了吗?妙子还是不明白:如果有四分之三个苹果要分成四分之一,该怎么分呢?年长的妙子笑着说:班上有个女同学,平时也不怎么出色,但是分子除法总得满分。现在已经顺利嫁人生子,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据说做好分子除法的人人生会一切顺利。

一次话剧演出,只有一句台词的妙子被大学剧组看中请她客串。最后却被爸爸一句话:“我家的孩子不当戏子”否定。高中加入剧团的妙子发现,演出还是不适合自己。如果当时能客串演出的话,现在的自己会不会不一样呢?

脏兮兮的转学生同桌最后临走的时候和全班同学都握手了。轮到妙子的时候,他却说:“我才不要和你握手呢!”妙子耿耿于怀: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敏雄尝试告诉他,那个男生一定是喜欢你。妙子抢着回答:但是他喜欢的人副班长小林啊。他和所有人都握手了,但却跟我说:“我才不要和你握手呢!”敏雄无奈:你们女生啊?(怎么这么死脑经呢?!)

为什么会不断的想起五年期的事情呢?躺在火车上的妙子想。五年纪是女孩子破蛹成蝶的时候。如今带着五年级回忆旅行的妙子是再次遇上尴尬的破茧期么?已经工作的妙子变化许多。但是五年级的记忆挥之不是不是意味着她应该回首往昔,准备重新飞翔?

你呢?你有什么挥之不的记忆吗?

小时候在家时,我每天看一集樱桃小丸子。每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便奔向门口,看妈妈的菜篮里都有些什么。夏天最期待荔枝。不过妈妈很少买,太贵。高考前的数个晚上,妈妈会敲门,然后给我端上剥好的荔枝。这次暑假回家,妈妈给我剥山竹,放好牙签。剥开后肉少的’可怜。临走前,她特意在饭盒里面给我装上山竹和桂圆放进行李箱。爸爸说:日本又不是没有桂圆?妈妈横了他一眼:他们就是没有!

小学时有一次西南书城看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回家天已经黑了。还没就家门,就听见某个女人的哭喊,似乎整顿楼都跟随着在颤抖。过了一会儿我才认出那是我妈妈的哭声。难道我家谁世了?被抢劫了?我怯怯的开门,我妈看见我哭得更大声了。我爸看见我松了口气,问我吃饭没。后来我才知道我是罪魁祸首。我妈以为我被拐走了,正闹着要播110。

小学时我几乎没有零花钱。某次为了要买一个什么东西,但是没钱。于是我在放学回家的郊外拾啤酒瓶卖钱。某天和我一起回家的一个同学告诉我说我在捡瓶子的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骑车路过正好看见。我很害怕她会和别人提起,而我会被人笑话。那一周班主任老师在班会上表扬我(不记得是说勤俭节约还是爱护环境),告诫全班同学要向我学习。课下只有一个男同学笑话我。我很诧异我小学同学的集体素质。

大概五年级时,一个女同学走我桌前过。看了看我的破旧的铅笔盒,问:“你怎么还不换铅笔盒啊?”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回答。

初中时我最怕体育课。因为每次跑八百米我总是最后一个。

初中看唐吉可德,看到最后,我才看到他的金子般的心。我想,我宁愿他不明真相的死,而不愿看到他抛弃自己一生的信念,无奈自己一生的疯癫。

高中时,有一天放学回家天降暴雨。我和晏如淡定的走到停车场骑车回家。一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川大附中外的那条小道上,风雨咆哮。骑到九眼桥的分叉口的时候,她建议说先她家避雨。我执意要回家。不知为何,她开始哭了。是因为关心我吗?

高二还是高三时,某次考试后,数学老师评讲试卷。讲到最后一题时,邓老师说全年级有一个同学用了cos/sin解题,虽然她最后没把题解出来,但是那种方法却是老师都没想到的。那个同学就是我。那也是我第一次(唯一一次)觉得自己原来可能有点数学天才。

高考之前,我是家里的皇后。我说我每天早上要吃不一样的早饭。于是妈妈每天给我做不一样的早饭。有一天晚上我看到妈妈给我买了肉松面包,我最爱吃的肉松面包。那晚的我却咆哮说不想吃肉松面包。第二天一早起床发现面包上的肉松被小心翼翼的刮了,剩下稀稀拉拉的玉米粒和火腿肠粒。

大三时五月的一个傍晚,我跟一个喜欢的男生表白。我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我总觉得这是天意。他说:我不是不喜欢你,但是没有喜欢你到你想我喜欢你的程度。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委婉的拒绝方式了。我脱口而出:你会后悔的。我这么说不是因为赌气,而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如此合适,错过多遗憾。我想他知道我的意思。他回答说:我已经后悔了。他送我到宿舍楼下,我转身的瞬间,眼泪很狗血的涌上来。当晚,我也不知道自己睡着没。我没有大哭,也没有我想象中的伤心。只是在随后的半年还是频繁的想起他,提到他。

读研究生的我每天都觉得自己不够好。我每天都在尝试实现自己的期望,每天却都在失败着。像妙子一样,答案都在过。妙子的过帮她做了一个人生重要的决定。但是每一个人的过有着不一样的影响。

有时候follow your heart这句话更像是follow your past。你的过决定了你是谁。你的过也决定了你的未来。无论我们是在尝试跟随过的指示,还是突破过的束缚。我们始终都绕不开这个原点。何必要绕过呢?现在回想过,快乐的,痛苦的,都是copyright属于我的过。如果我哪天要写剧本,我一定把这些写进。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