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防火

雨淅淅沥沥的下,又到了清明。

她带上提前制作的木牌,撑一把黑色的大伞上山。

山上又长了许多青草和灌木,虽然有些稀疏,但这些耀眼的绿足以掩盖住去年留下的那漫山的黑了——死亡的黑。

她踏着泥泞的路向前走,却总觉得脚下有一团火在烧,这团火的烟太大,把她的眼睛熏得有些湿。

她停下来,抬头望了望天,几滴雨拍到她的脸上,唇边,涩涩的。她低声念了句:“去年清明没下雨。”

上山途中,她经过很多墓,有些已破旧得不成样子,有的被混凝土包裹着。她想,死去的人难道真的会在意你有没有为他烧香吗?这只不过是活着的人用来自慰的罢了。

有些墓前的香烛已被雨浇熄了,也有的扫墓者把香烛点在雨淋不到的地方。每当见到没有熄灭的香烛,她便会走到那座墓前,鞠一个躬,轻轻地把他们熄灭,然后挂上带来的木牌,再鞠躬,离开。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很多遍,她总是不厌其烦的做着,一句话也不说。

雨拍打在伞上的声音渐渐小了,她收起雨伞,走到一座很新的墓前面。

她轻轻地从袋子里拿出扫墓用的物品,只有几个水果和一丝糕点。摆放好这些东西后,她用手帕擦净了嵌在墓碑里的照片,照片上的笑容还是那么朴实,那么熟悉。她终于忍不住,任泪水决堤。

一年前,她的父母死于火灾。那也是个清明,风很大,不过没下雨。父母来这里扫墓,她一人留在家里,不久,噩耗就让她崩溃了。

一场火灾,整山的树被烧得没剩多少,发现失火时,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就这样,她只剩下自己。

那时,她很颓废,心里只是恨,恨那些在山上烧香点烛的人,恨他们让她失去了家。

那天,她爬上山,山上光秃秃的,只有火留下的痕迹。她在山上哭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她终究是个坚强的女孩,她跟村里的人说,以后不准在山上烧香烛。说这话的时候,她紧咬着牙,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

今年又有人在山上点烛,她便用一天的时间在山上走,像是一个巡山的人。她重复着那些动作,即使累也坚持着,仿佛那是父母给她的任务。

天黑了,她撑伞走回家。

天明后,人们看到山上到处都挂着这样的木牌,上面写着:

离开前请熄灭火源。一个善举,一线生机。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