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与爱800字

母爱如条隽丽的小河,蜻蜓点水,溅起一圈圈爱的涟漪。那一条条旋动着的波纹,包含了母亲深沉的忧伤与厚重的爱。

——题记

回忆着母亲小时候在我心中的模样,永远是一张紧急眉头的脸,母亲那美丽的眉头微微扭曲,像一条浅浅的波浪线。小时候的我极爱戏水,长大亦是如此。那时家门口有一口小池塘,水不是很深,里面有各种小鱼小虾,生性贪玩的我总是偷偷溜出门去,带着自制的网兜,叫上村里的孩子去塘中捕鱼虾,每当一声声活泼爽朗的笑声传入正在厨房做饭的母亲耳里,就犹为刺耳。接着她便提着菜刀火急火燎的赶来,一把揪住我的耳朵把我拎回她的眼皮子底下,走时还不忘蹙着眉头瞟同村的孩子一眼。可拎回去归拎回去,死性不改的我仍掂着脚趁母亲不在时又跑回去。母亲每每与父亲谈及此事,总是皱着眉头哎声叹气,后来,父亲索性在家门口砌上一堵有两个我那么高的墙,从此,我童年的一大乐事便在母亲皱眉的忧愁中终结了。

至了初中,母亲不再经常争着眉头,而是换成了每个母亲的必备武器——唠叨。每逢放假,母亲总在我刚到家这个时间点上打一通电话,向我“念经”足达半小时之久,至于通话内容,无非是多穿点衣服、不要挑食、多喝水之类的杂碎小事,且每次谈话内容都大致相同。那时正处于青春期的我尚不懂母亲的心意,每次还没等母亲说完拿各种理由结束了谈话,每到这时,母亲只是哀怨地叹一口气就重重挂了电话,母亲的忧愁好似那飘荡在空中的氢气球,只是不断飘着,却永远也落不了地。

后来,我慢慢长大,对母亲也甚是理解了不少,本以为她那颗时时悬着的心放下了,却未曾想愈加深重了起来。有一次我对母亲调侃,经常皱眉叹气会加速衰老。她只是笑笑说:“还不是因为我总是担心你,喏,现在已经变老了。”听到这句话,我知道,母亲是永远悬不下心的,她会时刻担心我,担心我的现在,担心我的将来。

若有来生,我希望化作一颗鹅卵石,不,是很多颗,浸入母亲的爱河中无法自拔,也希望,用我这沉甸甸的身体重量,悬带着母亲的心,一起坠入河底。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