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汽车上发生的事

   夏天,我随妈妈从合肥回家,刚上汽车,便发现一位惹人注目的时髦青年,留着大鬓角,穿一件花格衬衫,墨绿色的裤脚象裙子似地拖在地板上;两只老鼠眼滴溜溜乱转,象饥鹰在搜寻食物。我不由得摸摸自己仅装了两元钱的小钱包,感到一种不祥的预兆。最后上车的是一位老大娘。她那枯瘦的脸上布满皱纹,汗水顺着皱纹的沟沟流下来。我刚要起身让座,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大娘,您到我这儿坐吧。”让座的是一位中年人,他剃着平头,身材高大,不弯点儿腰,脑袋就会碰到车顶上。他搀扶老大娘坐一f,随后拿出一本什么书聚精会神地看起来,好象这不是火炉般的车厢,而是舒适的书斋。汽车开动了,窗口送进来一阵阵凉风,大家感到舒畅,于是互相攀谈起来,就象相熟已久的朋友。突然,我发现那位奇装怪发的年轻人,把手指伸进一位农民装束的阿姨的口袋里,随着汽车的颠动,轻轻夹出一个蓝布小包。

  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住手!”我回头一看,喊的是刚才让座的那位叔叔。全车的人都显出迷惑不解的神情。那小偷吓得一哆嗦,用闪电般的速度将蓝布包往邻座椅子下面一塞,便从口袋里抽出一支香烟来,用打火机点着,装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那位叔叔走到他面前,两道利剑似的目光,逼得那青年嘴角抽动了一下。叔叔回头对被偷的阿姨说:“大嫂,你丢东西了吗?”阿姨瞧瞧手里提着的包袱,惊奇地说:“没有。”“你掏掏口袋。”那位阿姨一摸口袋,脸色“刷”地变得煞白:“啊,钱包!我的钱包……”她嚎陶大哭起来,“俺婆婆生病住院了,东凑西借才弄来二百元钱……呜呜·,·…”叔叔对那偷钱的青年说:“拿出来吧!”小偷眨巴眨巴老鼠眼,说:“什么?我不明白。”“别装蒜,把钱包拿出来!”叔叔厉声喝道。“你血口喷人,老子也不是好惹的!”小偷眼里透着凶光。

  “你不用耍赖,我全看到了。”那个叔叔说。一位年纪大的旅客说:“拿出来吧,这是救命钱,来之不易呀!”其他旅客也说:“拿出来吧!稍微有点良心也不能偷这个钱。”那个小偷横眉竖眼发狠说:“都说屁话,你们抓住老子的手啦?”旅客们不作声了。汽车颠簸着,车厢里静得出奇,仿佛是一只饱和的煤气罐,点火就会爆炸。“还要搜吗?”那位叔叔说。“搜就搜,老子不怕,搜不出来,我他妈的再找你算帐。”小偷麻利地把自己所有的衣服日袋都翻过来,又拍拍腰问,狞笑了两声。那位叔叔傻眼了,其他旅客也都楞住了。“怎么说?”小偷得意地干咳一声。“反正·一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

  那位叔叔支吾着,日气软了一半。“哼,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凭什么诬陷我?”小偷更加凶了。我再也憋不住了,挣开妈妈的手,走过去,从椅子底下抽出蓝布包。“你?”小偷急了,一拳向我打来。我眼前一黑,正等着挨揍,谁知拳头没有落在我身上,只听得一声嚎叫,小偷被惯倒在地,哼哼着爬不起来了。旅客们义愤填膺,一片喊打声。那位叔叔楼着我,急切地问:“伤着没有?”我摇摇头,发现叔叔的脸上却肿起一个大青包。“叔叔,你的脸……”“没什么。”叔叔笑着说。停车以后,小偷被车站上的值勤人员扭送到公安局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