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咨询

   就要咨询了,好害怕啊,我心中凉过一阵凉风,我报名竞选学生会的学宣部长,等会儿要通过第一个考验自己的关卡—被各年级学生代表咨询。在此之前,已经听好多人说过,学代们都很刁钻,特别是高三那些,问得你两眼发直。不管怎样,尽己所能吧,千万别紧张,我只能一个劲儿安慰自己。吴浚彦来了,她一见我,便上来说:“我好怕啊。你看,牙都打颤了。”“没事的,别紧张。’我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别怕,别……”糟糕,我的牙怎么也打颤了。一阵风吹来,又一个寒战,完了,怎么会这么紧张,完了,完了……秘书长和叶主任讲话完毕,随后一阵掌声,“死亡”一步步近,还有一些庆幸—由于叶主任发言太长,在每个年级前的咨询只停留8分钟!怀中犹如揣着一只拼命蹬腿的兔子,我跟着领队人来到第一站—初三级。

   幸亏初三级还认识些人,不会太为难。自我介绍要大方些、自然些、自信些、微笑些……我不断提示自己,努力设计出一个完美的形象。还好,自我介绍时居然没紧张,和自己设计的形象还差不多,我暗自捏了把劲……熬过6分钟的“死亡挣扎”,我发觉轻松很多,似乎挺好玩,再幽默一些就好了,我抓住每一秒对自己进行检查。有了点儿经验,高一级并不太难地通过了。可谁料到,在高二级,竟会被缠那么久。高二有我们初一时的辅导员—王小溪同志,听说他思维古怪,刁钻善辩,去之前我就做好了被他强攻的思想准备,答了其他人的几个问题后,就给他叫了过去。完了,有个声音在心里嚎叫。“你对现任学宣部长的工作有何看法?”我答了一些不足之处(事后,我很后悔,为什么不说些优点,显得谦虚些,也不会给他逮那么多“鸡脚”)。“那你将怎样改进?”我把在前两级被咨问时的答案复述了一次。

   “可是有些方法行不通。如……”他用了那古怪的思维和三寸不烂之舌,我不得不马上生出些强制条例。“要是别人根本不理会呢?”他穷追不舍,我利用客套话给自己思考的机会。“现在任务太多了,可否减少?”好家伙,他后面那帮拥夏居然藏着如此厉害的“尖刀”!我对此问题无丝毫准备,只好先为学宣部长开脱,解释大部分是社团的工作。怎知那人还不死心,死死追问。倒霉的是周围学生东冒出一句,西冒出一句,我只好塞塞这个,堵堵那个,忙得一塌糊涂,乐得前排那几个男生挤眉弄眼,仿佛赢了一场大仗似的,叫人越看越气,在此性命枚关之时,领队一声“时间到”的逐客令及时赶到,我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

   感谢上帝,我已感到要是给他们再问几分钟,我肯定死无完尸。过了最难的,剩下的都算不了什么了。我运用好一次次渐得的经验,一关关通过……终于结束了,我马上冲出这个“死亡地带”,心中仍有余悸,在高二的一幕幕又被慢速重放。其实也很好玩,至少得了很多经验,也练了胆子,真高兴只有我碰上了如此厉害的围攻。“如果你没竞选上你会怎样?”我又想起这个问题,现在,我可以很坦然地回答了—不管选上没选上,只要经历了这种咨询,这次竞选就很有价值了。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