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事多

   台灯的光线越来越亮,似乎在瞪大眼睛窥视着我。夜幕中那娴静的新月正以她独特的魅力使世界缓缓地陷入沉睡)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星光才能无条件地叩问我的心。老爸·老妈一个寒冷的周日,上语文班回来,我顺便跑到报亭买了本《足球俱乐部》,想在紧张的学习生活之余稍稍放松一下一进家门,老妈立即盯住了我手中的书,继而一把抢厂过去:“都初二了,还有工夫看闲}钾我给你布`ri:的化学习题都做完了吗?”我自知“理亏”,只好转向老爸一边。本以为有过共同的“痴球”经历,总会有共同语言才对,再说,爱球的细胞还都是他遗传给我的呢……老爸倒是满“绅士”的:“孩子爱看球并没有什么不好。”

   继而又转向我这边,”不过,学习还是更重要一些。去把妈妈布置的习题做完,然后到楼卜孙老师那儿拿儿张物理卷子……”-听话锋不对,我马上开“溜”〔书房中,我大写一通。这时,老妈端着一杯牛奶笑吟吟地走了进来:“我托人买的《代数精讲》明天就能拿来,我就不必为你的代数习题犯愁了。”这时,望望杯中乳白色的溶液,“最佳射手”宿茂臻的微笑又浮现在眼前,只是,只是那温和的脸怎么越来越像抛物线呢?挚友·篮球云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爱好使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今生的相遇是一种缘份。一天,云说,她爱上了一个男孩。我大笑之后,一本正经地告诉她说,爱是一种难以说清的东西,它不是张信哲的歌,不是“雀巢”冰淇淋,而是雨果的诗一样让我们似懂非懂的东西。我对她说,15岁的我们还太稚嫩,还不具备爱的权利。

   但是,每当我看到篮球架下那个潇潇洒洒的大男孩,就不禁坪然心动。迷惘中,我轻轻问自己,这是什么?难道是我这个“准球迷”爱屋及乌的缘故吗?唉,我说不清……小鸟·天堂邻居家的小男孩捉住了一只小鸟,它有着丰满而美丽的羽毛。因为爱不释手,所以男孩把它关进笼子里,每天给它许多不错的食物。但是,小鸟不吃也不喝。儿天后,我偶然发现它在用头撞着铁笼,拍打着翅膀,羽毛已经掉了不少。我歇斯底里地冲着男孩大吼:“放了它!”姥姥说,没用的,它就要死了,要去天堂了。哦,它要去天堂了,那我呢?台灯的光线越来越暗—是我把它调暗的,也许是怕它更多地知道我的阳就要来换班心事。我不能再和星月交谈,因为再过一会儿,太,世界就要醒来。也许我还没有勇气让世界知道这一切,不过,我想,有一天,会的)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