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的争论

   星期六放晚学,我和小兰等同学结伴回家。路上,我'”}y看见了一个烫卷发、涂口红,打扮很时髦的小学生。穿戴向来朴素的小兰说:“这个小学生怎么打扮成这样?”“大惊小怪?”一贯爱打扮的芳芳眼皮一翻,颇有见识地说。小兰马上反问:“照你这样说,学生难道应该赶时髦?”一场以“小学生应不应该赶时髦”为中心的争论在无形中拉开了序幕。芳芳大大咧咧地说:“我认为,小学生打扮得时髦没什么。”

   小兰立即据理反驳她:“我认为,小学生打扮时髦是不应该的!《小学生守则》就有‘生活俭朴’这……”朱等小兰把话说完,芳芳就迫不及待地说:“对呀,《小学生守则》里的确有这一条。生活俭朴就是不挑吃穿,但不挑吃穿不等于不吃不穿……”小兰急了:“我没有说不吃不穿呀?”芳芳做了个手势:“你听我说完好不好。不挑吃穿不等于不吃不穿;‘生活俭朴’也不是只让我们穿灰布衣服旧军装呀。”小兰更急了:“我又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芳芳反问。“这·“…”小兰愣了愣,张张嘴巴没说出话来。芳芳嘴唇一碰,又来了一串连珠炮:“我认为小学生打扮时髦没关系,烫个头,穿高跟鞋也没什么,象征人民生活水平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