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篷船・大汽车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绍兴是一个古朴的小城。小时候随奶奶回绍兴老家,在曲曲弯弯的河道上,船夫摇着乌篷船,慢慢向前划去。划过了一座又一座别致的石桥,划过了两岸青砖黑瓦的房屋,船桨划过水面,发出“咯吱、tl}.吱”的声响,仿佛在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到家了,奶奶用手抚摸着祖屋的门、窗、八仙桌、刻花的棕绷床,不时地点头微笑,眼窝里洋溢着泪花,嘴里喃喃地说着,回来啦!”我则在门厅、小院里跑来跑去,吞哪儿都感到新奇,拉着奶奶问这问那。

  12年了,我没能再回老家去看看,绍兴的变化一定很大,也许根本认不出来了。我多想再回去看看小石桥,看看青青的山,清清的水,看看乌篷船,看看祖屋呀:在我的记忆里,绍兴到处是“小桥、流水、人家”,乌毡帽,乌篷船。咸亨酒店有着许多的故事,散发着特殊香气的霉干菜、干菜烧肉使人垂涎欲滴。我爱绍兴,爱她的山,爱她的水,爱她母亲一般的亲情,爱她所哺育的人民。绍兴的山水孕育了多少名冠中外的文化巨人,如东汉巴想家王充,东晋书圣王羲之,唐代大一诗人贺知章,南宋诗人陆游;它又奉献出多少著名的革命先驱,如徐锡麟、秋瑾,蔡元培,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祖籍也在这里,故乡促使他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对他以后走上革命道路有重大影响。今日的绍兴,焕发出更加诱人的魅力。

  爸爸从绍兴探亲回来给我带来数不清的信息:绍兴早已不是鲁迅笔下“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的情景,那一个又一个现代化的企业,那一幢又一幢别墅式的小楼,早将苍黄和萧索荡尽;原来的乌篷船早已被汽车所代替,从县城到老家两小时的水路现在只要九分钟就可到达;全村各家各户都有彩电,成了‘富裕村”;在中国人夫最购买日木电视机的同时,绍兴的一家乡镇企业生产的电视机却出口日本;多次荣获国际金奖的绍兴黄酒畅销世界各地……今日的绍兴人也远不是在鲁迅笔下呻吟的闰土、贺老六们,他们早已冲破土地的困囿,正在为振兴绍兴而默默奉献。如今故乡的胜景令我无比欣慰,与几十年前相比,该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在这欣慰的同时,我又有一种责任感产生,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作为一个中国少、,我要为生我养我的土地奉献出我的一份力量。我想,只有这样,才一无愧于我的故乡,无傀于我的祖国。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