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

 同学们,在这样一个隆重的授奖大会上,我首先要问你们,谁是强者?我断言_,你们会异反同声地回答说:“赵川。”对,说得好。不过,作为女生,我希望在座的全体女同学齐声回答,“我们女生!”大家一定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弱者,你的名字叫女人。”是啊,在某些人看来,女性就是弱者的象征,成不了大器。但现在,我们全年级同学却在这里祝贺赵川获奖上大学。赵川就是女生,她在全国首届中学生物理竞赛中获得了优胜奖,被四川大学核物理专业破格录取了。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赵川同学为我们达县市一中争得了荣誉,为我们高中八五级的同学增了光,更为我们全体女同学争了气!这,言过其实吗?不!有些男同志瞧不起女性,有的认为“女子不如男子聪明”,有的不欢迎女同志到他那个单位工作,有的说起话来,动不动就是“男子大丈夫,不和妇女一般见识”。这都不足为怪,因为他们奉行的是“大男子主义”1奇怪的是,有的人本身作为女性,却在世俗的眼光面前低了头,悟守“小女子主义”。前些时候,我对家里人谈起赵川获奖的事。姐姐插嘴说:“这个赵川一定是男生。”

 “不,是女生!”我不无骄傲地说。姐姐,‘怔,随即笑了,我也笑了。她笑,有点不好意思,也含有佩服之情;我笑,带着自豪,也有点难过。自豪的是,我们之中出了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女生;难过的是,我姐姐作为八十年代的女青年,竟然不间情由,想当然地作出“赵川是男生”的判断。翻翻历史吧。历史老人告诉我们;女性,和男人一样,从来就是一个大写的“人”!不错,旧中国的女性,深受封建主义残害之苦,很多才女被压抑,被埋没了;但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中国女子的勇毅,虽遭阴谋诡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于没有消亡”。不少坚强的女性显示出了男子汉都少有的气概。这里,且不说击鼓战金兵的梁红玉,也不说留下了千古名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李清照,请看秋瑾,这位彪炳史册的女中豪杰。她,“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她抛弃优厚的家庭生活,挣脱封建礼教的枷锁,投身民主革命。她取字“竞雄”,号“鉴湖女侠”,誓与天下男儿争雄,为中国革命献身。同学们,我们都应该有秋瑾那样的“竞雄”气概啊!如果说,旧中国的女性是为粉碎套在脖子上的锁链而斗争,那么,新中国的女性正在与男子并驾齐驱为“四化”建功立业。

 请看:创立“修氏定理”的女强人修瑞娟,爱国心赤的女博士韦钮,身残志坚的“中国现代的保尔”张海迪,所向披靡的拼搏集体中国女排,她们的智慧和学识,她们的胸怀和气质,她们的才能和力量,不是使国内外的人都折服吗?不是叫那些“大男子主义者”也惊叹不已吗?还是秋瑾说得好:“男女平等天赋就,岂甘居牛后”是的,女性,女性同样能在事业上取得非凡的成就1同学们,历史是由男女共同创造的,革命工作理应有女性的位置。我们是未来跨世纪的一代,要为国家、为民族而奋起。今天,赵川同学为我们作出了样子,凡男同学能够做到的,我们女同学也能做到。无论我们女生将会有着怎样的生活道路,都是强者。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