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诗词为伴的日子

在风静人定的夏夜,想起那“留得残荷听雨声”的闲情,在金风袅袅的黄昏,品味那“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婉约;在浩浩江水边,体会那“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豪放。

——题记

谁藏身杨柳青青江水边,烟雨朦胧渐浮现?谁转身脚步翩翩如画卷,许一场紫陌尘缘?谁相思昨日送你的红豆,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念着这首诗,似看到了刘禹锡笔下,那身着罗裳独自上兰舟的少女正叹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落日孤城闭,燕然归无计,唯有此曲能解断肠情,边声连角起,雁去无留意,羌管难续悠悠霜满地。去留两无意,停云杯难息,此曲声成自有身后名。身在边寒心却在万里之外的故国,此时,多想如那归雁一般,飞回京城见见日思夜想的亲人啊!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容若生于温柔富贵,词却满篇哀感顽艳;身处花柳繁华,心却游离于喧嚣之外;身为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结交落拓文人;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是啊,“我本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晴朗阴霾,同样是一种风暴;甘若酸甜,同样是一番滋味。王维告诉我:身处绝境不要放弃,因为那是希望的开始,坚持到底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她,是肆意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她,是敏锐的;“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她,也是伤感的。她尝尽了人生百味,也难怪要叹一句“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了。

愿与王维共坐幽篁,抚琴长啸,邀明月为伴;愿与林逋同隐孤山,看疏影横斜,白鹤高飞;愿与苏轼泛舟,共游与赤壁之下,品人生风味。诗词,我灵魂深处的伴侣,我想,它会是一辈子。

点击阅读全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