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风景

每天放学回家路过文庙,在古朴热闹的文庙街旁有许多的小摊子:卖小饰品的;卖旧书画的;卖毛绒玩具的,还有各色小吃,数不胜数。然而在这喧嚣的风景中总会见到一位卖糖画的老人,他面前是一辆一米多高的手推车,上面插着各式各样晶莹剔透的糖画:有翩翩起舞的蝴蝶;有玲珑可爱的小鹿;有憨态可掬的小猫;还有炯炯有神的龙……个个传神。

老人的生意不太好,见他总是佝偻着背缩在墙角边,安静地守着他的手推车,手推车上有一口黑漆漆的锅,里面盛着融化了的麦芽糖,旁边还有一个圆形的转盘,上面画着十二生肖的图案,另外还配着一把圆圆的铁勺子,想必这便是他创作糖画的“神器”了。

偶有小孩或是外国游客光顾他的摊子,他总会笑呵呵地把做好的糖画交到他们手中,目送着客人离开,然后又安静地躲回墙角,他的糖画摊同熙熙攘攘的文庙街不怎么搭调,但我觉得这是文庙街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天放学,天异常冷,我把两只手都插进了口袋还是觉得不太暖和。文庙街一如既往的繁华,又见到了这位沉默的老人,穿着一件军绿色的老式棉袄,脸上的皮肤被风吹得黝黑粗糙,满脸皱纹,留着又硬又长的灰白胡茬,嘴里叼着一根烟头,间或吸上一口,半眯着有些浑浊的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被架子上的糖画给吸引了,心血来潮地凑过去:“师傅,我要一份。”老人赶忙扔了手里的烟头,指着转盘说:“转一下吧。”我的手在指针上一拨,指到了马,付了钱,老人就麻利地干起活来。

只见他从身边的木桶里舀出一勺麦芽糖,在铁锅中融化后就在铁板上细细勾勒起来。神情专注,仿佛是在创作一件艺术品,不,的确那就是一件艺术品。他的手很粗很黑,还有几个皲裂的大口子,食指和无名指上长着泛紫的冻疮,肿胀得像风干的萝卜干,可是动作却很娴熟,几笔简简单单的线条就勾勒出了大致的轮廓,然后再添上几笔,马的四肢也显现了出来,不一会儿,一匹四蹄翻飞,奔驰着的骏马就跃然在了铁板上。他拿着长长的竹签覆在马身体上,等着麦芽糖凝固的时间,我问:“师傅您几岁了?家里还有人会糖画吗?”

“我六十多了,儿子嫌摆摊辛苦,也赚不了多少钱,不愿意学这个,哎,这手艺是要失传了……”老人惋惜地答道。

拿着新鲜出炉的糖画,我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真甜!可是想到以后如果老人摆不动摊,这么漂亮的糖画就要消失了,又舍不得吃了。真可惜!那么,多年后,文庙的这道风景,还会有谁来守护呢?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