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大王——张学勇

他,一个挺帅气的小男孩,他所到之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他给人间带来了欢乐,使世间充满了希望。他天生一副笑料相:又浓又黑的眉毛下,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鼻子也不同寻常,嘴唇也比较厚,个子嘛,不值得一提——坐在第一排。皮肤,啊哈,我不敢肯定他是否来自于非洲。反正他掉到煤炭里,谁都找不到。我看到他,就会想:他吃巧克力肯定都吃白色的。为什么?简单,他怕咬到自己的手指头嘛!

他就是我身旁这位智慧与欢乐的化身。(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别看他说话语言平乏,但他一旦张口,准能把人逗得哈哈大笑。

他最主要的特点还是游戏人生。那一排全是男生,而左右全是女生。那节课老师还没来,他趁没事之时,把笔慢慢伸向前面女生的头发里,突然间挑起,猛然将头如陨石坠落般霎然低下,双目微瞪,看起书来,等那女生转过头时,见他一脸正经地看书,就把目标锁定在另一个人身上,于是那女生怒目圆瞪,挥起拳头砸向另一人。

完事后,他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手舞足蹈,前仰后合,险些摔倒在地。看到他“巧笑东邻女伴”,那女生才注意了他,他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你看什么,笑是我的自由。”他还写了一首诗:“前面女生的头发呀,你是多么可爱,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挑起来,当你盖在你的主人的头上时,我又看到你的主人那个蠢蠢样”我忍不住偷笑。

在课堂上,他还是会令我们狂笑不止。当生物老师问道:“你见过鸟类尿尿吗。”这时候只听他急切喊道:“小鸟不尿尿,必有大道理。”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人有的笑出了眼泪,两眼泪汪汪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有的双手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嚷嚷着“哎哟,不行了,肚子好疼“`”,双脚不停的跺着,好象这样就能缓一缓笑的劲儿了。还有的笑得趴在了桌面,手掌拍打着桌子,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老师说:“对。”他得意洋洋,收:“哥说的就是真理。”众人一见,越发笑个不停。

课上,他有一个题不会做,来问我,我十分豪爽地帮助了他,他连忙说:“你可真是个活菩萨啊!谢主龙恩,谢主龙恩!”我一看,笑得前俯后仰,说了一句:“免了,平身吧!”他也挤眉弄眼地说:“嗻,皇上!”学生们轰然大笑。

在课上,当老师讲完一道题后,问我们懂了没有。我们都说懂,在“懂”声里,有一声是最响亮、最清晰、最刺耳的。这时候,同学们都看着他笑了起来。老师走到他身边,问他是不是真懂了。他这时,头一低,脸红得像只熟透了的苹果,低声说懂了。这声和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可老师刚走,他又抬起头。把头一掉,眉飞色舞地对我们说:“老师真会开玩笑,我怎么会不懂。”“哈,哈,哈……”又传出一阵阵脆耳的笑声。

就在快下课之际,他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嘴里不停地念叨。他的同桌问他:“怎么了,你在干什么?”他又念叨了几遍“5166,5166。”“什么5166啊!”疑惑道。他悄悄地做了一个手势,让我低下头来。我低下头后,他在我耳旁悄悄地说:“5166就是我要尿尿啊!”我“扑”地一笑,对他说“你可真幽默呀!”他听了,说:“没什么,没什么。”

他是谁?他就是被我们俗称为搞笑大王——张学勇。

若您喜欢本文,点击“下载文档”,方便收藏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