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墨丹青,让我更出彩

    暮春早树,我与水墨丹青相看两不厌——题记。 不知事的六岁,我被爷爷桌上的墨迷住了。 "爷爷,这是什么呀?"我好奇地问爷爷。爷爷脸上洋溢着笑容,一把把我抱在怀里说,"这是墨,写字的墨,墨!墨是有'凝性'的"。然后,爷爷拿起了毛笔,一横、一竖,一折,一提,一个端正的字便立在了我的眼前。只记得那时,我在爷爷怀里,墨在纸上。这就是一幅最美的水墨画了。 几年后,我学起了毛笔字,老师总是拿着笔轻盈地在纸上用那独特的手法便能写出令人叫绝的字。而我努力学习了枯燥的各个笔划后,写出的字仍是歪歪扭扭不成样子。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