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馍馍是一本无字书

    老饕是不会迷惑于夺目的霓虹招牌的。父亲绕过西安鼓楼的纷杂,转向回民巷子的青石路上。他颤动了一下鼻子,对我说:“就在前面,不远了。” 老店油浸浸的味道窜进鼻腔。“伙计,两个馍。”那跑堂的小伙朝父亲点了点头。“那我要三个馍。”那跑堂小伙却嗔怪地看着我,“三个太多,先给你上两个。”我反问其为何,那小伙不语,忙不迭地溜进了后厨,端来两个装有干馍馍的素底青花海瓷碗,笑道:“馍来了,二位先掰着。” 父亲娴熟地揉捻起手中白底黄印的虎皮馍,食指与拇指的默契配合使那海碗里堆起了一小撮大小均匀的馍粒。而我抠着硬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