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作品

    握着胡柄的手渗出细细冷汗,望着台上接近尾声的演奏,眼中闪过忐忑和无助,那一刻,面色苍白如纸,宛如大病初愈的患者,随时会倒下。 “不用担心,放松心情,给自己的毕业一个最好的作品。”一阵清风拂过,抚平了波澜起伏的心情。转头,是老师宽慰的目光,笑脸莹莹,贯穿了我的整个音乐之路。 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秋天,微凉的初秋,天空像是被暴风洗涤了一遍又一遍,没有一丝云朵,像是泼上了蓝墨水,纯粹而张狂。 依旧是那张明媚的笑脸,似乎生活的繁忙,子女和学生的调皮不能改变她的乐观。当看到这抹笑意,看到这柄古朴的二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