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作品

    你,便是我最得意的作品。——题记 母亲生前最爱的花,便是那白白净净的栀子。据说,父母便是为一株栀子生情的。母亲是因为车祸离开的,那一年,我才八岁。父亲手执白色的报告单,好像一瞬间老了。 一夜之间,他就凹陷了眼眶。我以为父亲会就此消沉。 几天后他亲手栽了栀子,再没提过母亲。我不说什么,却偶尔发现他卧房里被泪淌湿的枕巾。他努力地供我读书,却也一心一意供养那栀子。父亲甚至不与我说话,却总对着那株栀子自言自语。 日子一天天过着,我愈加感受不到父亲的存在。他的心里眼里便只剩了栀子。终于,我不再隐忍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