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作品

    我沉思着,疯狂地搅着一小撮头发,让它们痛苦地扭曲着。我在回忆,回忆着那时间遗落下的不算作品的作品。 好像是一个四五岁的儿童,他走到墙边,拿着一只红笔,似乎是从母亲的包里拿出来的。他搔搔头,漂亮的脸蛋呆呆地盯着白墙,就像向日葵迎着阳光,拿起笔,他在墙上涂鸦,幼稚的脑袋,胡乱的构思,留下了奇异的图案。 那只是一个恶作剧,涂鸦上只是简单的几何图形,好像是一对成年男女对坐相望,那只是个玩笑,那对男女面无表情,男的下身似乎形成一条船,女人的下身与之相连,圆润平滑而自然。四周还有一些小物件,不知何物,只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