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不容易

    人们常说,世间有三种苦差事:打铁、捕鱼和读书。前两种磨练身体,后一个考验意志。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的苦,并不只是身体和精神之间,还在于数十年如一日的枯燥与坚持。 刻石碑,亦是如此。 我生在碑碣雕琢之乡,却从未仔细看过石碑雕刻的过程,与温习一段课文相比,我常觉得这种体力活,真的很容易。“只要你照着上面的样子,日积月累地去敲,不就行了。”年幼的我常常对弯着腰刻石碑的父亲说。父亲却从来不会对我多说什么,有时甚至连头也不抬,只是让我好好读书。 同村的阿秋成绩不好,便早早退学在家,跟着他父亲学刻石碑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