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中的余香

    那辉煌的盛唐早已过去,但诗歌仍千百年来在人们心间流淌;古希腊的城邦早已覆亡,而那自由民主的星火却依旧蔓延,在更深广的土地上,燃烧了几千年。 犹太王大卫在戒指上刻有一句铭文“一切都会过去”。是的,没有什么可以永存,包括痛苦。最宏伟的大厦最终也不过化作历史风尘中的一把碎土,最惨烈的苦痛最终亦能催生出心灵的芬芳。但我们创造过的思想与领略过的滋味,却在它们的载体与躯壳湮灭后,化作历史风沙中的一抹余香,缠绕亘古,永不逝去。 当年左光斗被魏忠贤杀害后,他的喉骨被命令磨成粉,随(后)魏忠贤一饮而下。连喉骨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