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才知道爱要大声说出来

    夜色越来越深,天空仿佛浓墨一般,混浊难辨。铅灰色的夜幕下,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着,如鞭子一般抽打着路上蹒跚前行的路人。在路过平时吃饭的空教室时,我鬼使神差地向里看了看,是妈妈,她还是照常送饭来了。 妈妈抖着雨伞上的雪,尽管有雨伞遮挡,她发丝上仍沾了几粒雪花,脸颊也因这恶劣的温度冻得红里透紫,她一边哈气一边搓动着双手,试图想让自己暖和些。这时我才发现她原本就有冻疮的手背更加骇人了,似乎溃裂了而且隐隐渗出了血丝。那一刻,我心里酸酸的。我深吸一口气,推开门,妈妈看到我就一如既往地把几个菜一字排开。我酝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