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才知道是花终有凋零时

    这些天,我一直在听绿袖子。有关这首民谣的解读,相比亨利八世求而不得的爱情,我更倾向于绿袖姑娘与水手的纵使相逢不相识,尘满面,鬓如霜。这颇有可能是由于对门的老人对我的影响。 “吱哑”对面的门开了,我终于又见到了她。这真的是她吗?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一头干枯杂乱的短发隐隐夹着雪色,条条鱼鳞般的皱纹突兀地横亘在她的脸上,但最让我不敢直视的是她的眼睛。不仅尺寸缩小了一倍,发红的眼眶更是硬生生地把眼珠摁了下去,让人觉得看上一眼就会破碎,她的眼睛,观者的心。或许许多老人都是这种模样,但长在她的身上,真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