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礼物

    屋檐瓦墙都是斑驳的颜色,渗出岁月沉淀的旧意,能从墙缝见着细碎的、新冒出尖儿的杂草,还有暗色的苔藓。 雨很小,落在屋顶黑色的瓦上,叮咚的轻响,脆中荡漾着柔和,动听极了,有时混杂来到耳边还夹带着屋里头孩子的声音。 我在路上走着。这条道小时候我走过许多回,然而记忆已经并不深刻,或许那时比现在路要平坦些、新些、人声更嘈杂些。 这是阿婆住的村子,也可能算是个小镇的边角,实实在在的农村。我的爷爷、爸爸都在这里长大。大概五六岁时,我也被送来和阿婆住了一段时间。 阿婆的模样记不大清,不过现在联想也明白定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