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舅舅

    “呼哧呼哧”,那是舅舅的喘息声,他正用他那粗大的手抱姥姥上床。这一景象再次呈现在我的脑海里,也许,上次寒假回老家见过最频繁的景象就是数次舅舅忙碌的身影了。 舅舅每天伺候着不能动弹的姥姥,从来没有怨言。我和妈妈回老家期间,本该妈妈照顾姥姥,可他总是不放心,总是撂下自己手中忙的事,来到姥姥家,先微笑着对妈妈说:“姐,我来吧。”然后就笑呵呵地朝床上的姥姥走去。当时我觉得舅舅的笑让人费解。 在我回老家期间,我发现每天他都会将姥姥从床上抱到沙发,他抱起姥姥是那么的吃力,毕竟姥姥也还算胖,而他看上去则不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