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舅舅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舅舅要回上海了。 舅舅每年过年都会回来,既然如此自然也少不了分离。 我每每看到舅舅近机场是,心中总会浮出一些幻想——飞机因某种原因不能起飞了,但我也承认这种想法特别自私,并且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努力做出一副开心的模样;到了机场,舅舅要下车了,他拿完行李,便开始向大门方向走去。舅舅一而再再而三得回头望我,并说了一句:“再见,亚旗。"我听完这句话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那不舍的泪水,顿时,我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在泪光里,我仿佛看到了舅舅那白 ......
  • 发表评论